成教協會 :: 協會活動
日期: 2021年08月20日 閱讀: 35
【征文選登】東窗里的云彩(作者:張文龍)

        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,浦東新區成教協會組織開展了慶祝建黨百年主題征文活動。我們將陸續選登征集的文章,與朋友們分享。
 
征文全文
 
        或許因為我名字里帶了一個“龍”字,從小就喜歡居住在母親河——黃浦江的江畔。最早住在其昌棧碼頭附近,江的對岸是秦皇島碼頭,一百年前,周恩來、鄧小平、聶榮臻等新中國締造者就是從那里啟程赴法留學的。上世紀末,我攜父母搬到浦東塘橋,還是居住在臨江百米的小區。家住九樓,客廳東邊的窗戶,約有六個平米大,可以遠眺浦東旖旎的風光。二十年來,東窗里的云彩和景致,可謂千變萬化……
        短時間里,東窗外的景色,一般也沒有多大的變化。時間一長,你才會發現,窗里好像經過鬼斧神工的裁剪,景色發生了滄桑巨變!
        最初,東邊窗戶里,靠下方的五分之一,都是田園風光,——大片低矮的棚戶簡屋、好幾個區域多排粗糙的灰色工房、狹窄的馬路和廣闊的農田。如果沒有突兀的開張不久的由由大酒店的遮擋,基本上可以一覽無余。東窗上方的五分之四,則是廣袤的天空和倏忽變幻的云彩。
        經過二十多年進一步的改革開放,窗戶里已剩下不到五分之二的天空了。云彩的“生存空間”已經被壓縮得很小很小,滿目都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各種建筑和公共設施,和寬闊的馬路,她們為國際魔都的無窮魅力錦上添花。
        我至今保持著早起的習慣,起身后,首先來到的往往是客廳,打開窗戶,呼吸一下新鮮空氣。我可沒有去起舞弄清影,而是轉轉腰、彎彎腰、壓壓腿,隨后,必然要去關注一下東窗外的景致。
        遇上霧霾,東窗里都是灰蒙蒙的一片,天空和地面的景色,僅有明亮上的差異,沒有多大的區別。云彩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,就像搗碎了的混沌在水里的蛋糊。
        碰到雨天,騰云似涌煙,密雨如散絲,雖然讓人心情陰郁,但也有些許別樣的情趣。
        有點輕霧的清晨,畫面就改觀了,由由大酒店和地上所有的民居成為灰黑色的剪影。剪影和天空的交接處是暗紅色的,越往上,紅色會變亮變淺,到了東窗的窗楣,已經化為青藍色。突然,天邊噴出一道燦爛無比的霞光,將輕霧一掃而空。此時的朝陽是紅色的,顯得非常溫柔和慵懶。她是一點點鉆出灰色云被的。隨后,她“擺脫”了建筑物的糾纏,就像是一朵碩大的紅牡丹在天邊怒放,盡情地噴芳吐艷。天空也都被染成了紅色,那些飽吸了霞光的云朵,也跟著太陽翩翩起舞。之后,云彩上的紅色漸漸消退,整個東方變得耀眼和無法直視。再看看屋內,旭日將金色的光輝慷慨地撒滿我客廳的地板。
        晨曦,真是妙不可言,誠如古人所描繪的,“疑是洛川神女作,千嬌萬態破朝霞”。
        與東窗里的云彩一樣在悄悄變化的,還有她底下,地面上的各種建筑物和重要設施的“版圖”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前面提及,東窗里,離我家最近、最突兀的,當屬由由大酒店。這塊地本來屬于川沙縣嚴橋鄉。隨著浦東開發,當地的農民改變了觀念,學會了新的生財之道,他們利用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,搞起了商業地產。眾所周知,原先整個浦東,沒有四星級及以上的酒店、賓館,當地農民集資合股,建造了四星級的由由大酒店。這家酒店一開張,生意就非?;鸨?,他們很快賺到了滿滿的一大桶金子。浦東最早最大的一批專門從事浦東開發的國企,如陸家嘴、金橋、張江等股份有限公司,最初就開設在里面。浦東開發促使種田人終于出人頭地,因此他們給酒店也冠名為“由由”,還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吳階平題寫了酒店的大名!
        后來,隨著南浦大橋的建造、浦東開發的大規模進行,另一家五星級大酒店東錦江,也在我的東窗的北部崛起。47層樓白綠相拼的建筑頂上,是銀白色飛碟型的旋轉餐廳,她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。
        不久之后,東窗里的樓宇如雨后春筍般躥起。一些省市的政府抓住契機,在毗鄰陸家嘴的地方造了好多幢大廈,如金陵大廈、裕安大廈、紅塔山大酒店、寶安大廈…,這些大樓里,都有國內各個省政府、大財團的精英隊伍長期入駐,他們正在積極參與浦東開發的方方面面。所以說,浦東開放是全國上下共努力,五湖四海齊參與的碩果。
        港澳臺企業家也不甘落后,他們造的湯臣大廈、進才中學等氣宇軒昂的建筑也在我的東窗里競相亮相。
        與此同時,外國人也積極參與了浦東的開發。我家東窗靠南的地方,新造的四幢30多層的“東櫻大廈”,里面住滿了日本的專家、企業家,及其家屬。一個偶然的機會,我的一個學生邀我去那里品嘗了正宗的日本料理……
        接下來地貌變化更加精彩。以前浦東沒有一家三級甲等醫院,浦東的百姓遇到大病重病,都要擺渡到浦西去求醫,非常不方便。浦東開發后,于上世紀末,一下子在我的東窗里崛起了兩家三級甲等醫院,一座是巍峨的、棕色的仁濟醫院;另一座是她的小姐妹——乳白色的兒童醫學中心。一個惠及老人和成年人,另一個關愛兒童,可謂面面俱到,這對于浦東人民來說,這是何等巨大的福音啊!從此,去高等級的醫院求醫,就再也用不著跨越黃浦江了!新世紀初,我母親突患心肌梗死,十分鐘之內就被救護車接到仁濟醫院搶救,還做了心臟搭橋手術,使她老人家擺脫了死神的糾纏,多活了十年;獲得“終生藝術成就獎”的上海說唱大師黃永生的腦梗手術也是在仁濟醫院做的……所以,這樣高檔的醫院能夠落戶浦東,真是浦東老百姓的福氣!其意義怎么評價和形容都不過分。
        隨后,東窗的地平線上又躥起了一幢頂上塑有四個金碗、造型獨特的高層建筑——上海東方電視臺,這是浦東新區有史以來引進的第一家省市級主流媒體。緊隨其后,《人民日報(華東版)》、新華社的《證券報》等國有大媒體也相繼入駐浦東這塊改革開放的熱土……
        好戲連臺,幾條隧道和南浦大橋、楊浦大橋造好后,浦東和浦西之間,不僅公交車可以直達,在我的東窗之下還建有地鐵4號線,蓋在4號線上面的生活廣場,除了吃喝玩樂的各種商場設施一應俱全之外,還建有影院,看各種時髦的新片、大片,也再也不用趕到浦西,可以就近在家門口欣賞……
        在東窗的東南角上,振華重工也將她的40多層巍峨的“門”字形總部矗立在那里,她可是全世界港口機械中占有率最高的制造公司??!上海作為當今全世界的第一大港,振華重工生產的港口機械在其中獨領風騷……
        到了2010年,中國首次舉辦的世博會在離我家不遠的江邊開幕。于是,東窗下一大批其貌不揚的低矮的工房全部被修葺粉刷一新。政府還出資,幫老百姓的這些老舊建筑的屋頂上,裝上了紅色和藍色的塑鋼板瓦楞尖頂。這樣一來,不僅舊貌換新顏,還使得住在頂層的百姓可以在酷暑和嚴冬免受極端氣候的襲擾。色彩艷麗的大片大片的屋頂,宛如大塊大塊的彩云墜地,變得分外妖嬈……
        由由集團又在原先的酒店的東南方,同時建造了三幢30至50層的寫字樓和五星級的大酒店,供來自全球的大財團和友人入住。“巴黎春天”,這個來自法國著名的百貨巨頭,就在里面構筑了一座由奢侈品牌、高級珠寶和腕表組成的精品圣殿,讓相對閉塞、土氣的浦東居民趨之若鶩。在這三幢大樓的南面,比“巴黎春天”名氣更大的全世界最大的超市之一的——美國的“沃爾瑪”就落戶在那里。我曾經多次去過那里,顧客摩肩接踵,商品琳瑯滿目……在我的東窗了,可以看到中國堅持改革開放、海納百川的寬闊胸懷。
        我家入住塘橋之后,東窗底下的最后一批棚戶簡屋很快被拆除,馬路不斷地拓開。遠處本來可以看到的一些農田也消失殆盡。到了晚上,只見各幢大廈的頂部和轉角,都被鑲上了各色LED的燈帶,加上每年都正在鋪開的霓虹燈,東窗里的夜景美不勝收!真讓人產生“疑是銀河落九天”的感覺。
        東窗里,我幾乎天天在欣賞一臺雄壯的改革開放的交響樂!她讓我如癡如醉,其中的每一個音符都讓我肅然起敬、回味無窮……
 
〖作者張文龍,72歲,系塘橋街道社區學校學員〗
<< 【征文選登】黃炎培“窯洞之問”與黨的初心和使命——重溫“窯洞之問”的感想 浦東成協城區教育工委召開研討會 共商新學期開學工作 >>